指数定义域

此生不悔入华夏,来世还生种花家.

【授权翻译】(7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@dustghost-鬼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7: hangin' out

第七章:厮混

概述:

这是一个小章节

自從Shaw在更衣室里發現她后,她们把周二一起看电视变成了慣例。Root从那以后的每周二都會過来,她们躲在Sameen的蝙蝠洞里,一起观看Wrestlemania的录像带,这样她们就可以在闲暇时回放暂停,对表演特技进行细致的数理分析。

Root把Shaw對暴力喧囂的熱愛和她對數學的熱忱結合起來,不知何故使得這檔節目更加精采。

Root带来了苹果肉桂脆片、果酱馅饼、捲捲水果糖  ,以及各种各样她不該吃卻渴慕品嘗的零食。 Shaw说服自己,她現在的新陈代谢和身体状况正值巅峰,所以还需顾虑什么呢?

Root喜欢看Shaw咀嚼她真正喜欢的食物时脸上浮现的真切喜悦。

Root对电视节目不感兴趣,但她也不讨厌Wrestlemania。她喜欢Sameen房间里的味道,并且不再会感到紧张了。她喜欢坐在Sameen身边,体会她朝电视大吼大叫时的激动心情。

她甚至喜欢上了对着电视吼叫,Sameen的妈妈已经放弃了让她们做平静呼吸练习。

“你个子比她高”Sameen的妈妈说道,“所以要是她准备拳击天花板的时候......”

“我是篮球校队队长。Root想拦也拦不住我的”

“而且甜心,这世上可没有什么能讓我攔阻你......就算是你”

“我保证不会用拳头砸任何东西”

她的母亲点了点头,给她们端上了一盘西芹杆和花生酱。Sameen承诺了...Sameen言而有信。

一天下午,Shaw和Root在沙发上坐得很近,她们的膝盖紧挨在一起。Root倒带,一遍又一遍播放同一個5秒片段,Shaw紧紧盯着她。Root全神貫注,她的头发垂放,輕咬下唇,雙眼明亮注視電視。Shaw凝视着Root。她看着她的颧骨,她的鼻梁,她的耳朵。非常專注,直到不再滿足於只是如此。

“Root”

“恩?”

Shaw用胳膊肘戳Root,以得到她的注意。

“为什么你沒有男朋友?或是個勾搭對象之類的?”

这是个卑鄙问题,因为Shaw相当确信自己知晓答案。但Shaw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,所以她从一个簡單的入手。

“Daniel是我男朋友”Root草草回答。

“我说的是正式的,例如伴你去派對,可以一起做些事情”

“我不喜欢派對”

“难道你不想去…搞些娛樂吗?”

Root眉毛紧蹙,好像这对她来说是陌生的概念。

“我不和男孩子一起”她嗤之以鼻

“但这有趣得很”

Root耸耸肩。

“你以前从来没有做过”

Root吞下唾液,即使电视节目现在暂停了,她也不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。她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想还是你没找到中意的傢伙?”

“我想两点都有”

“也许你只是不喜欢男孩”

Root挺直了后背。脸上辨認不出表情。然后,她半转身对着Shaw。

“这无关性别”她斩钉截铁地说,“这关乎人”

Shaw不确定Root所言的人是指人类还是只是人,像是她們上学遇到的那些。也许两者皆有之。

“你知道的,厌世者依然正常交往”

“Sameen Shaw,你是在敦促我來场「我恨人類性爱」的辯論吗”

“哼”Shaw把半个馅饼塞进她的嘴里“別想”

Shaw拿起遥控器点击播放。当她把它擺回咖啡桌后,手掌覆上膝盖,她的小拇指一侧轻轻贴於Root的膝盖旁。 Root什么也没说(但她晚点肯定会记在日记里 )。

“那麼”Shaw顿了一会说道“我想好了一个对Martine的复仇计划,你模仿他人字迹的水平怎麼样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﹝文中用捲捲水果糖替代﹞

fruit by the foot



【授权翻译】(6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@dustghost-鬼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6: gang wars

第六章:結夥對抗

作者的话:

校园欺凌,涉及隐晦的暴力

(因为Martine和Root之间作为成年人发生暴力行为是一回事,但本文设定她们是未成年,因此这应视之为校园欺凌,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意识到这个点)

Root有个糟糕的习惯就是去激怒别人。这就不仅限于她的喃喃自语了,这是言语上赤裸裸的挑衅,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脱。

一般人都尽量避免和Root接触,因为她是个怪人,其行为不可预测。然而,Martine Rousseau不是一般人。Martine看不惯Root。Root数学成绩比她好。Root知道她不知道的某些事,关于秘密,个人私事。Martine相当确定Root涉入了某些非法勾當里,只是她拿不出证据。但老天啊啊啊,她可想了。

Root惹事情。比如在老师反应过来前就当众纠正Martine的错误(这点,好吧,她对每个人都这样......包括对老师本人)。她挡了Martine的道(比如二年級的时候,全班一同經營學校小吃店,Martine和友人從中偷摸了點錢,Root “自愿”为Martine组的账目进行最终审计核算,“愛管閒事”替大家查帳讓她們敗露... 所以,是的,Root在黑名单上)。

Root本意并非通过惹事拉开和Martine Rousseau之间的距离。她只是喜欢让人們受罪,尤其是那些:

懷有恶意、傲慢嚣张、實施霸凌者、

妄想躲過制裁的人、

竊取她東西的小偷、

讓她難堪的人、

惹恼她的人、

她母亲的混蛋男友……

Martine符合上述前四项。

在Root布置完儲物櫃陷阱后的周一,Martine在校园现身,黑色的头发伴着不均匀的深蓝色斑点。这明显是掩盖染料的举动......

“这颜色对她而言真糟糕”Martine的某个跟班低声窃语。Shaw在一旁坏笑。

“我觉得她正筹划一场大型报复行动。”另一个女生补充道

Shaw记在心里准备去提醒Root。不幸的是,Martine闪得太快了。

--

当听到巨大撞擊聲响时,Shaw正把她的运动装备袋子塞进储物柜里。

她四处搜寻声音源头:淋浴间空无一人,卫生间空荡荡,储物柜间什么都没有。

储物室的门被一根曲棍球棍卡住。有人试图从内部强行开門。

Shaw取下门锁处的球棍,用力推开储物室的门,发现一片漆黑里,Root坐在那努力拧干她的鞋子。Root浑身髒兮兮的,还滴着水,那水看起来像是大量生鸡蛋。Root 用一张干净的毛巾裹着身子呆在那里,但仍然抖的很厲害。Shaw皱眉蹙额,拉下绳子启动开关,摇曳的灯泡亮起, “请告诉我你没把相机带来,我知道我的队友们在训练后出汗的样子很是火辣,但…….”

Root的笑声伴着抽泣声,有些怪异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?你接受了我的建议而增加你的蛋白质摄入量还是甚麼?”

“我被雞蛋砸了,很沒創意,对吧?”

Root情绪低沉,她的衣服都被毁掉了。Root太阳穴处有淤伤,Shaw准备要找Martine好好算账

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喔,你知道的,一些低年级生想要個靶子来练习……然後,呃,我成为了……”

Shaw平视着Root,眼神坚定,缓缓地摇了摇头,Root发出一声叹息。

“Martine想要报上次墨水之仇。这是一群我不了解的低年级生。我对他们一无所知,猜他们也太無知了不知道要怕我。我想她是从中给我摆了一道,相当聪明的Martine”

Shaw用拇指轻轻擦拭Root脸颊处的泪痕。

“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,但伤害你会是她做过最愚蠢的事”

Root试着表现得轻松,她试着微笑以表现她并不感到尴尬和伤心,可幽默的回覆就是擠不出來。

Shaw真的不知道該做什么。她把所有媽媽煞費苦心和她建立的“如何与人相处”談話都回顧遍...... 詢問你能怎样幫忙。要是能想出一种幫忙方法,询问你身边陷入困境的那個人能否接受。

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储物柜里还有多余的衣服”

“真的吗?”Root驚訝的眼睛睁大,她對自身困境的屈辱感突然被Shaw的善意沖走了。Sameen走到她的储物柜前,取出她的汗衫、短袜和衬衣,靜靜的将这些递给Root。

“谢谢”

“那个,嗯,盥洗间的电吹风应该对你的鞋有用”她作出手势指向Root湿透的鞋子。

Shaw转身面向她的储物柜,当走向储物間的盥洗室时,她听到Root轻拍湿漉漉鞋子的声音。

“嘿,Shaw”Root大声说道“我终于套上你的裤子了”﹝"I'm finally getting into your pants." 這句英語白話的默認含意是have sex with you,Root因為字面上的含意達成而故意說出來。﹞

Shaw摇了摇头,摸索她的折叠刀。她想要一阵猛砍,对着Martine的轮胎,她的曲棍球服,她的脸蛋,或是......或是其它的东西。

最终,她回到了越野车上,一路疾驰,骑到了城市外的田野。當极限骑行不足以舒坦心情,她停下车,对着几颗小树一顿猛踹。

 “Fuck!”她在空旷的马路上怒吼。Fuck。因为Martine是如此個混蛋。因为即使Root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,看到她的朋友可怜兮兮的在更衣室里瑟瑟发抖,这一切都让Shaw火大。她血脉喷张,她的视野变得模糊。Fuck。因为Shaw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在乎Root。

Shaw忘记了她的平静呼吸练习,忘记了她的情绪管理课程。这并非一种游离的状态——她没有失去自我——畢竟她太酷了,太成熟了,不會“发脾气”。即使事情差不多就是那样,她在乡间田野里大发雷霆。

--

当她回家时,她已经错过晚饭时间一个钟头了,她的母亲示意她坐下,并和她交谈。母亲让她讲述发生了什么事(因为她的妈妈可能对食物摄入很严格,要求關心身体,但她从不会对Shaw指手画脚......因此Shaw认为说出实情是可以的)。母亲温和而稳重,提醒她什么是重要的。愤怒是暂时的状态,而付诸于行动则会产生实质性的后果。即使他们伤害了她的朋友,她也不应该对人暴力相向。Shaw在聆听时进行了思考。她警醒自己,不允许被抓到使用暴力,不能留下痕跡。

这是一个危险的领域,这与母亲五年来灌输的伦理课相违背。但Shaw一心想要复仇,她能感到她内心有多么想要这样做。

能感受到。

现在,這是前所未有的。

Shaw深呼吸,再一次深呼吸,然后开始计划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【授权翻译】(5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@dustghost-鬼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5: transcribed from Root's heavily coded field diary

第五章:来自Root高度加密代码日记的破译

Sameen覺得我很古怪,而她想和我一起當怪人。Sameen,Sameen,Sameen.她說我可以直呼她的名字,但只能在週二呆在她家时,并且还得保证不会被她媽媽聽見。為了能盡快無視那些條款,我暫且答應下來。

Sameen的房间位于阁楼。它混亂酷帥時尚瀟灑。她的大部分物品是健身器材。她有许多狗狗的照片。Sameen有個人型拳擊袋,我應該問她有沒有想過使用巫毒術﹝Voodoo, 巫毒娃娃类概念﹞,因為我們很容易就能把它弄成Mr. Lambert的樣子。Sameen的房间,她称之为蝙蝠洞,但我不應該知道這個,有一个沙发,一台电视和带裂痕的地板。她讓我坐在沙發而不是床上,因為那是水床,她不想让我的皮靴刺刀穿透它(噫,她是怎么知道我带了把刺刀的?)。

我們邊看摔角邊朝電視肆意大叫,直到Sameen的妈妈出现在房间门口,要求我们做平静呼吸练习。这个無執照的治疗师想让我做这些。真是浪費時間。

Sameen呼吸時候真的很可愛。

我们再一次从节目中分心了,因为我们非得分析那套不现实的纵身砸板动作不可,那显然是一个经过排练的特技。Sameen的妈妈让我留下吃晚饭,但我必須回家做飯,因为……

今天在课堂上,她递给我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我们一起计算出的确切答案。我们是对的;那个打斗简直是场闹剧。

我差点就因为在Martine的工作站里引发的那场线路火灾而被逮捕,但她偷走了一堆我伪造的ID证件。那可是500美元啊。听闻那场火灾让Sameen坏笑。我希望我們能一同探索煙火學這門共同愛好。

我听说Martine告诉她的跟班们,她正考慮染髮。我设了一个陷阱,让下一个打开我置物櫃的人会被噴上百货公司的防贼飞墨。希望她享受靛蓝。

Sameen说我是个邪恶小天才: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【授权翻译】(4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 @dustghost-鬼 

校对: @chain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4: study buddies and quandaries

第四章:学习伙伴和困境

Shaw认为自己一定是著魔了還是怎的,因為她一直在尋找和Root談話的契機,直到有趣的化學課結束後,她終於轉身邀請Root一起學習。

Root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中了风,Shaw试图掩饰自己的笑意。

“Yes, ok, yes.” Root说道,语气中含有一些奇怪又撩人的东西。

Shaw在纸上潦草地写下她的地址(如果Root已经知道,那一定是无意间得知的,绝对不是公然违反DMV保密协议给黑出来的)。放学几小时后,Root出现在Shaw的房子里,她带了一盒已经开始些微融化(但大体还有救)的冰淇淋三明治和她的化学笔记。

Shaw一口气就解决了三个冰淇淋三明治,而Root只吃了一个,她们把剩下的放进Shaw的冰箱里。

Shaw决定她还没准备好让任何人进入她的蝙蝠洞,所以她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学习。对于一个穿得就像在逃毒品走私犯的人来说,Root的表现超出常人的镇定。她小心翼翼地将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,拘谨地并拢脚踝。

Root的皮肤异常苍白,Shaw认为她甚至可以看到Root手上的血管。Shaw绝对的,毫无疑问地分心了。

她們幾乎安靜地學習了三小時,Root極力克制自己不在Shaw的房子裡對她眉目傳情(好吧,但Shaw穿着短袜,而她的腳好小。她是如何用這樣小巧的腳跳那麼高又跑那樣快的?)

大概七点左右,Shaw妈回来了。Root听到汽车轮胎碾过碎石的扎扎声,她赶紧望向她的手表,看起来吓坏了。

“我必须赶回去了,我得回去做晚饭。”

是什么环境下的孩子还得负责做晚饭呢?Shaw猜测道。Root一定是真的爱做饭之类的。

她看着Root手忙脚乱地把笔记,钢笔和计算器塞进她的书包里。

“别忙,等等,还有冰淇淋……”

“你留着吃,” Root简短回答,试图在保持礼貌地情况下尽快离开。

“我們明天,呃......可以全做完,如果你還想過來複習......”

Root点点头,把书放在胸前。她看起来很紧张。她真是一个奇怪的人。

“真的吗?明天,当真?”

“恩,当真,” Shaw放慢了语速,好像这理由显而易见,“我想在这次考试踢你屁股”。﹝I kind of want to kick your ass on this exam.在分数上超过﹞

Root笑得真实而灿烂,“你对我的屁股很有执念。”﹝You and your fixation on my ass﹞

Shaw一时无语反驳。她花了大半晚的时间试图振作起来打个漂亮的翻身仗。显然没有成功。

但这个感觉……还不错……参与到了新事物中。关于Root的事物。这令人兴奋。

即使她都有几分猜想,某个时刻Root会不会蹲在她家附近的大树上,拿着偷来的双筒望远镜暗中窥视她在住宅里的一举一动。

……

几个星期过去了,她们偶尔聚在一起学习。Root提出是否可以在图书馆学习,因为学校离她家近很多。Shaw当然可以同意,尤其是物理测试平均成绩从B +上升到A时。

她们在学校没有过多的交谈。当然,Shaw一向话不多。她学习认真,训练刻苦,大多数时间思考的是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,而不是去在意谁可能坐在她身后,或者是谁尾随她进入大厅。当Shaw看见Root的时候,会对她点头示意,而后者会继续跟踪她。

Root出现在她的所有比赛里,包括客场比赛。通常她坐在看台的很后方,总在比赛一结束时就离开。

Root不知道用的什么方式,在Shaw训练时,也会出现在她周围。有时Shaw会在她的储物柜里发现能量棒(她至今都没法确认到底是不是Root放的)。

Shaw发现自己其实不太介意这一切。这样一种低调的,暗地里的跟踪。这些事物会使她保持警惕,保持她敏锐的感知能力。

Root照樣会脱口而出一些尴尬的,不合时宜的言语,Shaw例行忽视它们。挺好的,让Shaw不必想该说些什么。她认为这一切很好,除了跳上Root和她脸亲热的這部分欲望外。但Shaw能無視她的本能需求,讓這一切更好,所以她也忽視它。

但是之后有一天......那是星期二,Shaw遇到了一个烦恼。

是這樣的,Mad Dogs Wrestlemania﹝职业表演性摔跤比赛﹞的新赛季即将开始,而她不能独自观看。如果她獨自觀看,她会克制不住对着电视怒吼。而如果她对着电视怒吼,Shaw妈就会冲进她的阁楼卧室,要她做平静呼吸的练习。自某次Shaw激动得把家里屋顶砸出个洞之后,这便成为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。Shaw发自内心憎恶平静呼吸的练习。它们就是垃圾。虽然,好吧,平心而论,它们的确有降低心率和安抚情绪的作用。但它们还是垃圾。

Shaw忍不住对着电视吼叫,因为打架的场面蹩脚,评论的俏皮话太欢乐,连商业广告都让她生一肚子气。Shaw还在走向成熟的阶段,很多事情都能让她生气。Shaw妈说没关系,只要她能坚持做呼吸练习。

现在是星期二,Shaw正在大口享受着一根热狗肠,并时不时扫视食堂,因为再过9分钟左右,Root就会偷偷溜进来,就像她刚才没把一半的午餐休息时间花在计算机实验室里一样。 Root基本上不会来食堂吃午饭,除了星期二,因为今天的值班老师是Mr Pike。

Shaw相当确定Root正在实施某种针对Mr Pike的骗局,因为她总是花费最后三分钟的午餐时间与他调情。

Root和每个人都可以调情。她以某种方式將操纵和威胁混入调情。 Shaw不得不承认,这相当的出色。

今天Root穿了一条沙沙作响的裙子,就像是她从比自己个头足足大三倍的人体模特上偷下来的,上身搭的是一件黑色毛衣。这段时间她的火辣哥特风越来越强烈了。

“什么?” Michael问道。

“哈?”

 “什么火辣哥特风?你要不要吃那个橙子味果冻?”

Shaw把她桌上的果冻杯子推到了他面前。

他并非她的朋友,但他人不错。他坐在桌旁,吃着令她毫无食欲的食物。他用牛肉棒交换。Shaw在日常中需要许多牛肉棒,因为Shaw妈是一个逼她吃甘蓝菜和全麦制品的念念叨叨有机食物偏执狂。Shaw妈严禁她吃牛肉棒和果酱吐司餅乾,最残酷的莫过于连甜味麦片也要禁。

Root看到了她,眼神交汇,微笑,转开眼神,又看回来。有那么一个微小的瞬间,仿佛自己的脸滑上了一个面具。

 “Hey,Shaw,”Root闲庭漫步般踱过来,把她涂了黑色指甲油的双手按在桌面上,“怎么?进行你一天的食肉活动吗?”

Root立刻就为自己糟糕的笑话畏缩了一下,Shaw愿意打赌,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她自己那么做了。Shaw耸了耸肩。

“午餐,你吃没?”

Root摇了摇头,“还在消化早餐。”

Shaw知道她在撒谎,因为她在第一节课前一小时还在图书馆看到Root在电脑前疯狂地工作,而距现在是六个小时前了。

“你是Daniel的女朋友,对吗?”Michael突然爆了一句。

Root面露慌张(Shaw可以分辨出,她的瞳孔在放大,目光四处飞掠)。

“我确定我是,”她展出笑容,“他是最棒的

—— Shaw有一肚子话想弄清楚问明白,但是铃声响了,Root只来得及回头甩一句“待会见,Shaw!”便迅速离开了。

Daniel?他妈的谁是Daniel。

Shaw当天下午就知道了。那天她做完举重训练骑车回家,路上看到Root和一个体型有些矮小微胖的小孩——像是AV俱乐部﹝类似影迷俱乐部,看起来geeky﹞的成员在路边不知道在干着什么。像往常一样,Root拖着她的书包,但这次里面塞满了什么东西。太重了,讓她的身体不自然的傾斜。

Shaw拧着刹车停下来,解下她的头盔。

“Hi Shaw,”Root大声喊道,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。

 “嘿,你们俩在干什么?”

“只是在做一个小小的监测实验。”

Root指向他们的实验装置。它用某种迷彩布包裹着,看起来像一个简陋的里程表。一簇电线从中延伸进入树林。

“测速?”

“差不多这么回事,”Root微笑着,专注盯着Shaw看,后者立刻瞪了回去。

一旁的小胖發出咯咯笑聲。

“这是Daniel,” Root介绍道,“他给我提供劳动力解决脏活累活,作为回报,我会夸他帅气,在学校里称赞他的男子气概,好吧……在体力活方面的男子气概。”她擴展笑容,“啤酒也包括在其中”。Daniel则脸红了。

Shaw把这一切尽收眼底:Root脏兮兮的双手和凌乱的头发,以及她现在看起来非常警觉。

Shaw只是稍微绷紧一下她的肱三头肌。

“Root,没想到你是喜欢壮汉的女孩。”

好吧,但有时候真的太容易了。Root看起来似乎就要窒息了。

“我,呃,我……”

Root无意识地用舌尖扫过她的下唇,目光锁定在Sameen的胳膊上。

“好吧,”Daniel自知自觉道,“我得回家,我爸录制了Seinfeld﹝90年代美国著名情景喜剧﹞。”

“好的,”Root低语,“回见。”

Daniel点点头,随后离开。

“你们两个是步行过来的吗?”

“是的,这儿不远。”

Shaw哼了一声,如果你住在桥对面的廉价拖车住所那确实不远,但接著她看到那恰是Daniel回家的方向。

然后,她就有了一个想法。

“哈,所以,Root......你可真奇怪。”

Root的脸再次变红。她目光移向别处,不自觉地吞咽着唾液。 Shaw了解,这些肢体动作意味着人在内心深处受到了伤害。

“我想表达的是一种称赞” Shaw赶紧补充道,“我......我也很奇怪,就像......你知道,旁人总是让我火大。”

Root额头一紧。

“我的意思是,我和普通人交流会很糟糕,而你看起来非常擅长惹恼每個人,可你不会真正惹惱我,所以我想,也许你會想和我一起做怪人。”

Root克制住自己的笑意。几乎在克制。好吧,她其实根本就不想克制。实际上,她笑了出来。

臭小鬼。

Shaw表示不满。

“別那样,我意思是,就像,我星期二看Mad Dogs。而你可以告诉我你今天在計算機先修課上忙什么,因为我知道你用了二十分钟就解决了所有问题……”

 “十”

“好吧,十分钟。你可以告訴我你的那些秘密项目,然後我们可以像是,廝混。”

“你想和我呆在一起?”

Shaw点点头。

“我很怪而你喜欢这点還想和我呆在一起?”

“我是這麼說的。但只能是每个星期二,因為那是Mad Dogs之夜。”

Root将头歪向一边,研究着Shaw认真的脸。这就像她结实的胳膊一样有吸引力(Root告诉自己把这些观察都记录在笔记本里)。

“那如果我们'廝混',你會不會讓我叫你Sameen?”

“什么? 不可以。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

Root笑了,不是一个侵略性的微笑,或一个诱惑性的,而是一个甜蜜的,秘密的小微笑;

“因为我认为这可能是我听过最漂亮的名字,而如此強悍的人有一个如此美妙的名字,我就想把它叫出来。”

Shaw很想冲她来上一拳,这太矫情了。可是她真的需要一个人来陪伴,那样Shaw妈就不会强迫她做呼吸练习(她真的受够了)。而她的队友都对她保持敬畏,至于男孩们,呃,他们眼里只有性。Shaw不想在星期二做爱。摔角狂热>做爱。并且,没有人有资格进入她的蝙蝠洞。但是她愿意把这个机会给Root。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Root过于强烈地和她调情,也许她还会笨拙地被自己的脚绊倒。

于是Shaw把她的头盔夹在自行车座上,点了点头。

“好吧,你可以叫我Sameen,但不能公开,只能在今天叫,也不能让我妈听到。”

“你妈妈难道不知道这是你的名字?”Root低声问道。

Root给了她一个沾沾自喜的微笑。Shaw则翻了个白眼。

“来吧,”Shaw把背包绑在自行车上,推车朝着Everston Ln的方向。“我想吃点东西”

她回头看了看Root,她有些病态的苍白,肌肉纤细得就像芦笋。也许她想让Root也吃点东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1>﹝以下是作者的指定品牌,文中直接用牛肉棒、果酱吐司餅乾和甜味麦片替換﹞

slim jims

pop tarts


apple jacks


2>﹝M大为本文配图2/2,用于译文插图经授权﹞



画师:Maarika

插图:https://themaarika.tumblr.com/

原图搬运:点这里

【授权翻译】(3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@dustghost-鬼 

校对: @chain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3: varsity basketball captain, sameen shaw.

 第三章:Sameen Shaw,篮球校队队长

篮球是Sameen Shaw的挚爱。她深爱这项运动,因为篮球没什么偶然性——你打得好就能赢。

作为一个身高只有5'4"﹝162.56cm﹞的人,从身体条件来说,她这样的个子是进不了校队的(更不必说成为近八年来最年轻的校队队长)。进一步说,她的身高限制了太多选择,她本应与集体项目等团体运动彻底无缘。

Sameen并不应该擅长篮球,但恰恰相反,她打球非常厉害。她擅长制定策略,组织全场进攻,用她灵活的身体挡拆,用她高昂的斗志感染身边每一个队友。

她场上的队友并非私下亲密的朋友。但她们是冠军。Shaw认为,如果她们稍微有点理智,那她们就会明白哪一种关系更重要些。

严格意义上说,Shaw没有任何真正的朋友。她有自己的队友和同学,老师和教练,医生和心理咨询师。她的母亲,是一位非常严格的经济学教授,但是Shaw可以同她谈论任何她想要说的。Shaw从她父亲的姓,姓氏是她所能保留關於父親的最重要物件,缝在他的防弹夹克里。Shaw使用父亲的姓作为她的名,并穿上那件夹克睡觉。Shaw认为,她的父亲也许会成为她的朋友,如果他能在那场车祸中幸存下来。在薛定谔理论下,他是她的朋友:只要他不在这世上,她永远不会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会成为她的朋友。而他则永远处于死亡的状态。

“你对薛定谔理论很熟悉吗?”她的一位前心理咨询师惊讶地问道。

“我对死亡和生存的本质非常感兴趣。”她这般回答。

心理医生已经对她的心理健康亮出红牌,她的母亲也动怒了,“Sameen,不要玩弄你的医生浪费他们的时间,了解自己的内心很重要,这正是他们想要帮助你的事。”

Shaw不太关心什么是“了解自己”。她关心的是考入一所好大学,读医学院,将来有所作为。

聪慧睿智的人可以成大事。才华横溢的人可以成大事。勤奋努力的人可以成大事。

Shaw清楚自己是以上三者,所以確信她最好幹出厲害的事來。不得了的。

因此她选修了所有大学先修课程。同時,去上先修课是一个避免无聊的有效方式。當她感到無聊時候,Shaw就會受到誘惑般去點燃些東西。

......東西就像 Martine Rousseau的车(原因是上回她和表弟一起去看泰坦尼克号,他们坐在Martine和她那群小跟班的后面几排,Shaw强行憋笑,但她控制不住她自己。这电影拍得简直是太他妈好笑了,她狂笑不止。Martine和她的跟班都转过身来望着她“你有病吗”,并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叫她“異類﹝freak﹞”。

Shaw在Sam的前面坐下——不,这不再是她的名字,现在是Root。是的,Root——这是固定位置顺序,几乎所有先修课课程她们都这样一前一后地坐。去年,Root在文學先修課课程写的一篇文章获得了一些奖项。Shaw没有选修文學先修課课程,因为诗歌只会让她觉得头昏脑涨。

Shaw渐渐习惯身后Root的自言自语。Root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正在自语,也没意识到其它人会听得到并且觉得这会让人不快。但Shaw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。

Shaw知道Root对她深度意乱情迷。有时候她会听到Root一个人在那里喃喃私语,例如“今天她又穿着她那件星期一卫衣”,而当天Shaw意识到,她正是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。Shaw暗自发笑,假装没有听到,因为她认为Root的自言自语可能极具隐私性。无论是Root还是她脑海中自言自语的对象,显然对Shaw的耳朵相当痴迷。

Shaw有时会故意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,用手指头沿着耳朵的轮廓开始画圈,然后数秒,直到再次听到Root的呼吸声。

Shaw猜想在某些方面,Root跟她相似。Root从未言及,将来也不会提,但Shaw发现了一些清晰的迹象。Root毫不掩饰地跟踪她,而Root无论是在虚拟的网络里,还是现实的生活中都在做些见不得光的事。有一件事令人印象深刻, Root在她的储物柜里放置了一组刀具和伪造的证件(这俩足以实施跟踪游戏)。

当她和其他人交流时,Root可以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,表现得活泼,有说服力和生气勃勃。Root可以随意遣词造句,与她交谈就如同在听古典音乐或娟娟流水般美妙。Root真的很聪明,相当擅长做正常人。

但是Root常常在澡堂或者操场自言自语,事实上只要她觉得自己是独自一人时她都在自言自语。当制造麻烦,惹上麻烦或目睹麻烦时,她只会坏笑;当看到鲜血时,她的眼神会发光;当看到亲密行为时,她的嘴角会表现出相当不屑。Root看起来就像营养不良,睡眠不足,大部分时间无家可归,但她的双眼炯炯有神,总是明亮,锐利,充满激情。

Shaw试着去感受,人们是如何做事,如何理解事。Shaw就是Shaw,而其他人有时是如此……不可理喻。她很想知道,她怎么就跟Martine那样的家伙属于同一个物种,她们只关心那些最愚蠢的事情。

Shaw发现,有时候像读台词一样说自己的话是更简单的交谈方式,脱口而出,然后随它去。Shaw对Root的身体有一些迷恋,但也仅此而已。Shaw足够聪明,她了解她自己,也清楚Root就像一只蜷坐在高处的猫,看着白痴老鼠掉入陷阱,命丧黄泉。Root就像一名狙击手。一名桀骜不驯毫无道德感的狙击手... Shaw知道Root完全不在乎也不在意人类。

Shaw不会在意,Root不在意。这一点对Shaw很重要。这就是相似和差别之处。

Root同样认为泰坦尼克号是一部令人发笑的烂片。

……不得不说她身材很棒,相当火辣。有种又高又瘦,处在女孩和女人交界时期的那种性感。Shaw认为Root就像一只笨拙的小鸭,有朝一日睁开眼,就会变成美丽的天鹅。Shaw常常幻想这样的场景——手臂环绕着Root,嘴唇与她的皮肤亲密接触,双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。

但是Root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年轻的神,Shaw读了足够多的希腊神话,她知道这大概是一个危险的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【授权翻译】(2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 @dustghost-鬼 

原文地址: 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Chapter 2: chemistry

第二章:化学课

"Fuck化学, Fuck化学, Fuck化学” Root嘴唇蠕動,自言自语地念了一遍又一遍,当老师还在叨叨唠唠地讲解那道她早已解决的题目时,最后一排座位,她头顶上的小风管突然停止了運轉.... 不,她今天沒有也不會吃那該死的蠢藥,谢天谢地。

Root最近才發現把“fuck”和其衍生词添加到她的词汇里是多么有趣。她沉迷其中不能自拔,如果不加限制她可以在任何对话中自由使用和掌控。对Root来说,幸运的是,她大多在同自己講话。

墙上挂钟显示,還有足足20分鐘才下課。

“fuck fuck fuck fuck fuck fuck化学”她再次默念。這次,大概,沒有再那麼小聲了。

也許這就是那個凍臉藥的唯一優點——適時阻止不經意的Fuck大量生產。

“要是你这么讨厌化学,为什么还要来?”她的實驗室搭檔低聲說。

Root無視他,只是凝神注视着前面人的後腦杓。

而那人就是答案,Sameen Shaw,三年級,籃球校隊隊長。身高5'4"﹝162.56cm﹞,但令人畏懼到甚至沒人敢為此招惹她。

Sameen Shaw is SO COOL.她騎一輛佈满凹痕的越野摩托車,穿着黑色调,当眼前出现混乱,斗殴或美食时會非常非常不經意的微笑。她说的東西显然是从漫画书和fuck呆的動作片看来的。但她說的很小聲,暗自講,在她认为没有人能听到的时候。 Sameen Shaw廝混地下斗殴,謠傳她点燃了一个垃圾箱....而Jeremy Lambert还在里头。Sameen Shaw慣用姓氏,“Shaw”就行,只因她不表露任何情緒在臉上,一般人對她望而远之。

Root觉得这所有一切迷人的永無止境。她已经不动声色地和Sameen Shaw一起上了两年的课。 Root凝视着Shaw深色的头发,整齐的马尾,可爱的小耳朵,还有她那强壮的背部和阔实的肩膀。Shaw还穿着她的周一卫衣,但这都周二了,意味着也许她昨晚没有回家。

Root假装很随意地深吸一口气,试图嗅到Shaw洗发水的香味。她早就知道Shaw使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(她没有跟蹤她进便利超市,她只是…單純同一时間停在那里)。Root甚至买了一瓶相同的洗发水放在她的衣柜后架上......只用来闻,从未使用过。但合着Shaw闻起來會更加美妙。

Root有个专门记载Shaw信息的笔记本。这些细节的得来,靠她的观察或交易或窃取,轉錄為某種複雜的二進制代碼。这个代码及其错综复杂,她认为能难倒任何人,即使是Harold,她高级編程课的教授,她在那所大学上课用的是她母亲的ID進行身份登记。笔记本里记载的内容非常丰富。Root还没有在上面画过画,非其本意,只是她真的不擅长绘画。但在内心深处,她异常渴望。她想添上Shaw的图画,跑步时神清气爽的Shaw,看书时安静专注的Shaw,吃午餐时狼吞虎咽的Shaw。

她的实验室搭档一脸怪相,但他试图看向別處来隐藏这一点。Root方才意识到,她一直傻戳戳地用笔肆意刺自己的手有…差不多五分钟。好吧,她希望这就是他表情古怪的原因。她知道自己今天早上没有机会洗澡,因为她妈妈的男友昨晚在那里,那么她就必须......呆在别的地方......而秘密仓库没法淋浴,還闻起来像是发霉和坏掉的啤酒味。又或者他那樣是因为她T恤上的污点真的很明显。谁知道。

Root把她的笔戳进了桌面,來这堂课真是个愚蠢的主意,化学简直就是无聊的地狱。但她今早分明听见Shaw对她的队友说:“我只全勤今天,因為化学研討實在該死的棒——唔,他們會在午饭時間提供研磨咖啡。”

Root可以确定的是,她的这个小混蛋,可从来没有真正逃过学。Shaw非常认真和用功。班排Root後两位。Root清楚得很,因为她某天黑進教务处的系统瞄了一眼(没改動,就只是看)。Shaw可能根本就不在乎排名因為她太酷了。然而她是真的热愛化学…

如果她没有偷听到Shaw那樣說,Root应该会在露天看台后面抽烟。吸烟并练习她的绘画技巧,這樣有朝一日她就可以画出她看见Shaw迷人耳尖時的感覺,或是Sameen Shaw式微笑,或当Shaw问她第16頁A大題是否解出来时的样子......她的治疗师,在她還有去的時候,说绘画是表达你情感的好方法。但Root很快意识到,你并不能与你的治疗师分享你母亲男友被卡车碾压的暴力作品,否则你得到的回馈将会是曲马多﹝tramadalollipop,中枢神经镇痛药﹞,不管那蠢藥是不是叫這個。

下课铃响起,她的实验伙伴一溜烟就跑了。 Root仔細地将她的紙件摺叠放进书包里。当她轉回身體时,Sameen  Shaw已調轉了整個座位,正面看着她。

就这样看着她,时间仿佛停滞。Root張著嘴。

 “Hey Root,上個考试你差不多擊敗所有人,所以….你,呃,想和我一起做複習準備嗎?

 “當然,Shaw。你給我你的筆記,我就給你我的。”Root回答完,立刻想戳瞎自己的眼睛。

但Shaw只是輕哼然後說“真怪”,仿佛这是一种赞许。

一整个下午,Root都在咧嘴笑,不过Root的笑吓尿了Martine和她的那群曲棍球队小跟班们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【授权翻译】(1)oh my god. she's looking at me.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联合翻译:指数定义域   @dustghost-鬼    

校对: @AbsoROOTly是K君 

特别感谢: @lanadelrey 

原文地址: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T

概要: 

Root意乱情迷

Shaw满腹疑问

Martine好一段日子都步履维艰

 作者的话:

这篇文章我一开始是在Tumblr上发表的,之后一些读者希望能够分享给那些不用Tumblr的人。这很愚蠢,但我乐在其中。希望你们喜欢,这是我的第一篇正式AU文。

 译者的话:

第一次写翻译,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。错误之处请指正。

译文同步更新至 AO3

 Chapter 1: guidance

第一章:升學輔導

“人文学科太简单了,我简直可以碾压众人。”﹝I enjoy belitting people way too much to get an arts degree﹞

Mrs.Tay理了理文件,這位升學輔導嚥下另聲嘆息,Samantha——不,不能那樣叫她,自那件事後不能,要稱她Root——正心不在焉地把啃剩的苹果核掷进垃圾桶里。Root刮着指甲,凝神注目,望着那群在田径道上跑圈的女篮队员们。

 “理化学科怎么样?”

Root耸了耸肩。篮球队员们正从窗边跑过,Root凝视着她们结实的小腿肌肉,脏兮兮的运动鞋强有力地踏击地面。她们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还会出现在这里进行室外拉练,每周如此,整个学期都是这样。Root知道这個,因为这里几乎没甚麼是她不知道的,就算是运动类。

“你修了所有的理化先修课,每门考试都拿到5分,所以这一定让你感兴趣吧” Mrs.Tay敦促。

Root嘆息,再次聳肩"那些课程太弱鸡了,我在那些毫无意義的人文先修課上一樣拿到了5分……"

 “在那之後你還称人文科学毫无意义?在Mrs.Dougal提名你的……那叫什么?《全景敞視及在早前現代劇中表現之該議題》为年度最佳论文後?”

Root對她扬起單邊眉毛,那神情似乎半是同情半是憐憫。

“我打算去麻省理工学院攻读计算机科学。实际上,我已经拿到了提前录取的通知。”

Mrs.Tay边向上帝祈求力量边更新Root档案。

至少她孤立無援時Root不再用大而嚇人的眼睛盯著她看,像平時那樣說話嘰哩咕嚕但內容異常精闢,令人毛骨聳然。

幾分钟过去了,篮球队再次经过,这次她们在饮水机旁停下歇息。Root频繁地吞咽着口水,咬着下唇,看着她们的队长Sameen Shaw甩掉她的球衣。Shaw精壮的躯干布满汗珠,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,她的胸在黑色运动内衣裡隨著剧烈呼吸而上下起伏。她同样喘着粗气,但不像其他人那么吃力。两缕头发在她的两颊落下,勾勒她的臉。她在她的隊伍裡是如此小隻、懾人,有著完美怒顏以至于Root忘记了Mrs.Tay正同她说话。

“抱歉,刚你说什么?”

“我剛说既然你已经被大学录取了,为什么还要约这次咨询?”

Root最后一次耸了耸肩“就是想確認下。”

下课铃打响了,学生们在走廊里炸开了锅。兩分鐘內球员们就要進到四條走廊外的更衣室。有人真的该走了,去确认一下Sameen Shaw队长有補充足量的水分……...

Root从椅子上起身,望着Mrs.Tay平静地微笑。

“谈话愉快”她说道,然后离开。

Mrs.Tay摇摇她的头,感到困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BC.

﹝M大为本文配图1/2,用于译文插图经授权﹞



画师:Maarika

插图:https://themaarika.tumblr.com/

原图搬运:点这里

【授权续翻】Under cover of darkness第十三章(下)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翻译:指数定义域 

校对: @AbsoROOTly是K君 

原文地址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736141/chapters/15395533  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E

AO3:点这里

石墨:点这里

TBC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感谢K君校对

【授权续翻】Under cover of darkness第十三章(上)

是否原创:译文;授权图:点这里

作者:brightly_brightly

翻译:指数定义域 

原文地址: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6736141/chapters/15395533  传送梯点这里

配对:Sameen Shaw / Root

分级:E

AO3:点这里

石墨:点这里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Under cover of darkness目前一共15章,每一章都是独立的故事,前7章由Traaaaaa大完成。

【整理】绝大多数肖根本汇总(至2018年9月)

在售本(7本)

1>Endless (在售:这里)賈格:90RMB

2>Mrs and Mrs Shaw(二刷在售:这里)賈格:49RMB

3>Like a fairy tale(在售:这里)賈格:68RMB

4>brunch(在售:这里)賈格:35RMB

5>Comics of Interest (在售:这里 )賈格:50RMB

6>Super Psycho Love(在售:这里 )賈格:70RMB

7>绝对炽热(在售:这里 )賈格:30RMB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、写手.联合出本(4本)

(1)Endless(在售:这里

发行时间:2018.7

发行賈格:预售85RMB 现货90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2)Marks

发行时间:2015.10

发行賈格:75RMB(二刷120)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3)Aspirin

发行时间:2015.7-8

发行賈格:65RMB(二刷85)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电子版已公开:这里  ( 压缩包密码是411)

(4)虚实之间

发行时间:2016.4-5

发行賈格:65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二、写手.个人出本(12本)

(1)四级火警

写手:Rhaw Shooter

发行时间:2017.2

发行賈格:预售67.41RMB 现货70.54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2)特殊支援

作者:柯基改变生活

发行賈格:20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  电子版已公开:AO3 

(3)Super Psycho Love (在售:这里 )

写手:滬Alfen (台湾)

发行时间:2016.2

发行賈格:68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4)Sight

写手:S君

发行时间:2017.1-3

发行賈格:50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5)Re

写手:

发行賈格:40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6)N两本

写手:Noramyw

发行时间:2016.8

发行賈格:85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7)5元小料本

写手:Noramyw

发行賈格:5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        电子版已公开: 这里 

微博是 Noramyw很可爱啦 

(8)Mrs and Mrs Shaw(二刷在售:这里

写手:上清破云

发行时间:2016.11-12

发行賈格:一刷45RMB (二刷49RMB)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9)Brunch

写手:叮柠

发行时间:2018.7

发行賈格:10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10)绝对炽热(在售:这里 

写手:焦糖白茶

发行时间:2018.7-8

发行賈格:30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11)apologyze to no one

写手:策零

发行时间:2016.8

发行賈格:60RMB

具体信息:这里   还有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12)这是一本纯洁的无料

写手:秋乙一

发行时间:2016.1

发行賈格:10RMB左右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       电子版已公开:这里

附一个测单词的小工具:这里

秋大早前微博上安利的,她测出的词汇量是18700,19300

三、画手.个人出本(8本)

(1)Camcluster Timeline

画手:fugi(日本)

发行时间:2016.7

发行賈格:120RMB(120是加了10元内地邮费)

发行宣传:这里  还有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2)Like a fairy tale(在售:这里

画手:daredemonai_nobody哟

发行时间:2018.3

发行賈格:68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3)brunch(在售:这里

画手:daredemonai_nobody哟

发行时间:2018.8

发行賈格:35RMB(单本20元,套装35元加了一套价值18元的明信片)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4)The rain

画手:daredemonai_nobody哟

发行賈格:55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5)Comics of Interest 在售:这里 

画手:Maarika(欧洲)

发行时间:2018.6

发行賈格:50RMB

发行宣传:这里   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6)Sliver Lining

画手:澄(台湾)

发行賈格:49RMB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7)sugar shoot

画手:Jackson Q

发行賈格:中英单本各90RMB,一起买160RMB    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8)One-fourteen

画手:皮筋

发行时间:2018.1-3

发行賈格:55RMB

发行宣传:这里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(9)咩

画手:R雨

发行价格:45RMB

发行时间:2016

图片展示:这里  

内容简介:“这是一只宅羊和另外一只山羊的日常,不是喜羊羊,没有灰太狼,倒是有个喜欢勾引猎人的小狐狸叫ROOT……对了,猎人爱吃鸡腿(大雾) ”

全员向本 严格定义下不计入肖根本

Fin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特别感谢:我是卖报的小画家